正规备案开锁公司,开换防盗门 更换C级叶片锁芯 开换各类房间门锁 卷闸门锁 文件柜锁 抽屉锁 开保险柜锁 开汽车锁 配电动门 道闸遥控 配门禁卡 承接工厂企业学校钥匙批量复制等相关业务 销售各类民用锁具 指纹锁密码锁智能锁安装。配汽车遥控钥匙等。

都市开锁人,阅尽生活万象

2023-02-02 06:51 0797sc
277

只要一个电话就有锁匠提供便捷的上门开锁,而这一行的从业人员也通过打开一把把锁看到了人生百态。

  生物钟颠倒的“锁匠时间”

  位于康平路上的马氏开锁是一家开锁行业的老店,店主马英明是原银新乡丰登村村民,2007年,他跟着从事开锁行业的堂弟学习了3个月后,开了自己的开锁铺子。据马英明讲,他之前在工地修过各种机械,还加工过小型吊车,所以机械这一类的东西难不住他,学起来很快就上手,加上后来又到北京进行培训、购买设备,很快就开起了自己的店。

  “当时的业务主要是配钥匙、修锁,修一把锁三至五元。之后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,外来务工人员增多之后,开锁的需求逐渐多了起来。”马英明说,最常见的情况就是租房户忘记带钥匙,因为年轻人工作节奏快,忘记拿钥匙的情况比较常见,因此开锁业务很快就超过了修锁换锁。每天下班以后的时间是锁匠们最忙的时候,往往是一个电话还没接完,另一个电话又打了进来。“白天大家上班的时候,我们一般都比较清闲,因为很多忘记带钥匙的情况还没有被发现,即便发现了也只能等到下班之后再解决。”马英明的儿子马君说道。

  马君说,在大城市开锁收费贵而且客户愿意等,但是小城市开锁机构比较多,如果超过15分钟还没赶到,顾客就不愿意再等了。“还有的人为了节省时间会给多家开锁机构打电话,谁到的早让谁开,所以我们接到电话之后就要尽快赶往约定的地点。”马君说道。

  开锁公司工作人员吃饭不规律也成了常态,往往饭正吃到一半就接到了电话,立刻就要出发去开锁。“我们从接到电话时,就很有可能已经开始了与同行们的竞争,如果稍微慢点,同行先到了,我们就白跑一趟。所以干这一行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成了常态。”时间久了,很多开锁人员胃都不好。马君开了13年锁,还不到30岁已经有了习惯性胃疼的毛病,究其原因还是吃饭不规律造成的。

  深夜开锁麻烦多多

  小赵开锁是一家位于西桥巷的开锁门店,店主赵伟也是个从业十多年的老开锁人了。他说,开锁提供的都是24小时服务,时间越晚开锁价格也就越贵。从8:00到20:00是50元,20:00到22:00收费60元,22:00以后收费80元,24:00以后则要涨到100元。赵伟说,虽然晚上的开锁服务收费高,但其实他们谁也不盼着这样的单子。“大半夜爬起来去开锁并不是什么幸福的体验,而且后半夜需要开锁的人喝酒喝多了的居多,有时候提供的信息不太靠谱。”

  2021年2月下大雪的一天晚上,赵伟接到亲水苑小区保安的电话,要求帮一位醉酒的业主开锁。赵伟半夜三点赶到现场,发现业主穿着棉袄光着脚站在雪地里,手机也没带,最后还是用保安的手机联系到亲属才确定了业主身份。赵伟帮他打开了房门,却发现家中有人,这让老锁匠赵伟一脸蒙。幸好有物业作证,而且确实开的是业主的家门。第二天保安打来电话赵伟才知道,原来那位业主喝多之后,先是错走到了不同单元的楼层,敲门门没开,就在楼道里脱了外套和鞋子睡觉,半夜冻醒后完全不知道走错了单元,于是出去找保安帮忙开锁。“幸好报的单元号是他们家,要不然我们开错门可就惹上麻烦了。”赵伟说,他现在是的值班开锁机构,只要接到市民的电话他都会去现场开锁,这是对市民的一种承诺,也是手艺人的一种责任坚守。

  马英明也说,他曾遇到半夜开锁后逃单的情况。“一次冬天半夜接到一个醉酒人员的开锁需求,到现场我麻利地开完锁,谁知屋主打开门进去后居然把门反锁了,还说自己真的没有钱,我只能当是帮忙免费开锁了。所以之后再遇到醉酒人员要求开锁,如果没有其他人在场作证,就不敢听信他们的一面之词了。”

  智能锁让开锁需求减少

  马英明说,随着时代的发展,社会对开锁的需求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。“大家对效率的要求越来越高。”刚开业那几年,还有居民过来修锁,现在随着人工成本的增加,几元钱的锁大都直接扔了。有的家庭如果使用的是几元钱的机械锁,连开锁的步骤都省了,直接就用锤子或者锯条解决了。此外,大家对安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锁具也在悄然升级。从机械锁升级成了防盗锁,又升级成防撬锁、指纹锁等。随着锁具越来越先进,开锁的设备也随之越来越先进,这也让锁匠同行们之间开始有了更多的合作。

  赵伟说,随着汽车的普及,他们的业务增加了配汽车钥匙,开汽车门锁,而这些都需要先进的设备。刚开始,开一把汽车锁需要自己编程序写代码,学起来确实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。结果不出两三年,新的开锁工具就出来了,基本都是电脑解锁,开锁也变得没那么难了。赵伟指着工作台上一台设备说,这台仪器16000元,买来后还没有把投资的钱赚回来,就又出新的设备了。一家开锁公司不可能置办所有的设备,所以同行之间除了竞争之外,相互之间也有不少合作。“有些业务直接推荐给附近的同行去做,同行之间的合作也越来越密切。”

  赵伟说,真正给开锁行业带来改变的是指纹锁,在开锁的顾客中不少都是忘记拿钥匙出门的,后来发现可以用指纹锁来解决这个问题,就不存在忘带钥匙的困扰了。2016年市场上开始出现指纹锁,但是接受程度并不是很高,一般一个多月才能安上几把,到了2018年以后每天都能安几把指纹锁。随着指纹锁的普及程度提高,开锁的客户也开始逐渐减少。

  马君说,指纹锁并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设备,一把也就是千元左右,便宜的六七百也能安上,而且还有不少新建小区已经一步到位直接安装指纹锁,这也减少了换锁芯等传统锁具的业务。不过,还有不少网上购买的锁具成了开锁行业的业务增长点。

  “好多居民认为网上买的便宜实惠,但是对于锁具来说,还真不适合在网上买。”小赵开锁的赵伟说,有不少居民网上买了锁,发生损坏之后没有售后服务,请来开锁工也没有相关的配套设备,只能破坏性开锁。还有一些行业搞促销活动,销售的其实是最便宜的智能锁,然后收取安装费,综合算下来并不便宜。一旦坏了再去找开锁公司,破坏性开锁可能带来的费用更高。

  “如果真要购买智能锁,不妨先到具备开锁业务的公司咨询一下,毕竟我们更了解各种锁具,万一坏了有保修和售后服务,可以减少破坏性开锁。”赵伟说。

  不能开不明不白的锁

  据了解,目前市面上的锁具分为三个级别,A级锁是工程锁,就是机械锁,让专业人员来开也就是3分钟左右的事情;B级锁属于防盗锁,虽然有防盗功能,但是用破坏性的工具打开也很容易;C级锁是防撬锁,锁上有钢板,即使使用破坏性手段也不太容易打开。现在的指纹锁、智能锁都属于C级锁的范畴,这些都增加了开锁业务的难度。不过对于锁匠来说,最难“搞懂”的不是各种锁,而是请他们去开锁的人。

  马英明说,按照规定开锁机构都是在公安部门备案的,所以开锁时的程序是一点也不能马虎的。到现场以后,先要确定开锁人的身份,是自有住房还是租房,是什么原因要开锁。马英明说,随着流动人口增多,出现了很多房东和租房户之间的纠纷,而这往往也是最考验锁匠的时候。

  马英明说,如果是租房户要开锁,那就要提供身份证、租房合同、相关证明等。如果让开锁的是房东,那么必须出示与租客签署的租房合同。“如果合同没到期,房东说的再好这个锁我们也不能开,因为一旦租房户发生财物丢失,我们就说不清楚了,所以宁愿错过这样的生意也不能开不明不白的锁。作为公安备案的开锁机构,首先就要有法律意识,不该开的锁绝对不能开。开锁是一个特殊的技能,我们时刻都要避免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。”小赵开锁的负责人赵伟也表示,针对不能提供合法有效证明材料的房客和房东,他情愿放弃开锁白跑一趟,有纠纷、有问题的锁他不会开。

  不过凡事有例外,如果涉及到救人的时候,开锁机构还会选择“先救人再说”。有一次,马英明接到一个求助电话,对方说儿子和儿媳妇吵架了,老人在门外喊不应儿媳妇,怀疑发生了意外。马英明说,虽然老人并不是房屋主人,但是考虑到情况紧急,他也顾不上这些规矩,手脚麻利地打开了门锁,老人进去后发现儿媳妇吃下了大把的安眠药。当时马英明也连忙施以援手,最后他还用自己的车将女子送到了医院。

  透过锁眼看尽人生百态

  开锁多了,开锁人透过锁眼目睹了很多的悲欢离合,有夫妻矛盾、感情纠纷、债务纠纷等等千奇百怪的事情。

  2021年4月,马君就遇到夫妻闹纠纷要开锁的情况。当时,女业主喝酒喝多了,回家丈夫不给开门,于是醉酒的女业主谎称丈夫喝酒了,独自在里面有危险。打开锁之后却发现屋里面的丈夫根本没喝酒,因为生妻子的气才故意不开门,马君见状只能赶紧报警处理。最后做笔录忙了大半天,才算把事情彻底闹明白。马君说:“不管什么样的锁在我们眼里都是清清楚楚的,没有一点秘密,但是让我们开锁的人却是形形色色。所以面临有纠纷的情况,不管是房东与房客之间、夫妻之间,还是债务纠纷等,都得有警方在场才好。我们开锁人是生活难题的解决者,而不能介入去制造更多的难题。”

  不过,最让马君印象深刻的是一次“扰民”的开锁。2020年1月,马君接到警方的电话要去开一个小区的住户门,这家住户和楼上邻居有矛盾,于是便在屋里每个房间安装了两个震楼器,然后门一锁去了外地。四个房间八个震楼器在3天内把整栋楼的邻居都闹得睡不好觉。两天后邻居们报警,马君受警/方邀请现场开锁。“我在现场都有点蒙了,我们看得懂各种各样的锁,但有时候还真看不懂这些人……有时人比锁复杂。”马君说道。